jump to content immediately

Monthly Archive for 六月 2009

孙中山的梦想

这是于2003年在中国播出的一部有争议电视最后几分钟的一篇讲话。听说这篇讲话没有播出。这段话诉说了孙中山一个世纪前的梦想,也仍然是直今很多人的梦想:

我知道你们很着急。张勋复辟了,国会又开不成了。我知道。我啊,我急的不是这个。这些日子我想了很多:

我们本来是共和国,可怎么一次又一次地出现了封建主义专制主义的东西!这个问题不解决,专制复辟就是必然的,共和国就永远是一个泡影。

共和的观念,是平等、自由、博爱嘛。可民国六年来,我们看到的是什么:各级行政官员都视法律为粪土。民众,仍被奴役着。

民国应该是自由之国!自由是民众天赋的权利。可民国六年来,我们看到的是什么:是只有当权者的自由,权力大的有权力大的自由,权力小的有权力小的自由。民众,没有权力,没有自由。

民国应该是博爱之国!人人为我,我为人人。可民国六年来,我们又看到了是什么:是只有民众对当权者恐惧的爱;而当权者对民众,只有口头上虚伪的爱。 那种真诚真挚的博爱,我们看不到啊!

民国更应该是法制之国!可民国六年来,我们看到的是行政权力一次又一次地肆无忌惮地干涉立法:你不听话,我就收买你;你不服从,我就逮捕你,甚至暗杀你。立法者成了行政官员随意蹂躏的妓女。

那行政是什么呢?行政,应该说是大总统及其一整套文官制度,应该是服务于国民,行共和之政。可民国六年来,我们看到的是什么:是一个打着共和旗帜的家天下,在这个家天下的行政中,我们根本看不到透明的行政程序,更看不到监督之制。那些行政官员,是如何花掉民众的血汗钱,民众不知道那些行政官员把多少钱揣进了自己的腰包。你们不知道吧?我也不知道。

你们都知道司法是裁判吧,这个裁判的原则是什么?是一部主权在民的共和国宪法。可民国六年来,我们根本没有看到这么一部宪法嘛。就那部不成熟的《临时约法》,也一次又一次地被强奸。

有人说……不…不是一个人,是有一些人说:共和国,它只是一个称号而已。你孙大炮说的这些太虚幻、太遥远,不符合国情。它就像一个气球,看着很美丽,可一飞上天哪,“砰”,破灭了。我想请问你,我们不要共和了吗?难道共和真错了吗?如果我们不要共和,那我们有的就永远是专制。如果我们不要共和,那我们有的就永远是被奴役。如果共和错了,那自由就是错的。如果共和错了,那平等就是错的。如果共和错了,那博爱就是错的吗!我们追求的共和没有错。当然,它还不完善。所以我们要一点一滴的去完善它,哪怕为此要付出代价呢!

对了,我今天穿的这身衣服有点古怪是吧,连裁缝都说是很奇怪的。但是我要说,这是为了完善共和,你们还觉得奇怪是吗?我要说,这就是共和,这就是共和的衣服。这边(指着一边的袖口),我设计了三颗扣子,共和的理念,就是平等、自由、博爱。这边也有三颗扣子:民族、民权、民生。那宪法呢?我说的不是三权宪法啊。我发明了个新词,叫五权宪法。(分别指着衣服上的三个口袋)这里装的是立法权,这儿装的是行政权(指着第四个口袋),这儿装的是司法权,这三权你们都很熟悉,叫间接民权。我情有独钟的是直接民权。要让普通的民众都有直接参政议政的权力!

一个是考试权,我们中国古代就有考试的传统,后来把科举废除了。当然,这对后来大兴新学有好处。可当官就不再考试了。这不好!这就像倒脏水把孩子也倒出去一样了。民国六年来,在行政上用的是什么人哪?都是他袁世凯北洋的人,至今还如此。所以我们要把考试权还给民众。今后,凡行政用人,一定要经过考试,不管是谁。

还有一个是弹劾权。没地儿装了(摸着四个口袋),不急,不急,装在这儿(打开衣襟,指着里面的口袋):弹劾权。为什么要把弹劾权藏在里面呢?因为它是民众的杀手锏,它说不定什么时候就突然杀出来,弹劾你。所以你要战战兢兢的当官,老老实实的为民做事。

我想这回有人更要说我孙文是个疯子了,吃饭穿衣都说共和,你孙大炮还会什么?他说的对。我只知道共和这两个字,我这一辈子就认这两个字:共和。我们有许多志士同仁为了共和,连生命都献出了。我孙文此生啊,没有别地希望,就一个希望,那就是:让共和不仅是一个名词,一句空话,或一个形式,要让它成为我们实实在在的生活方式,让它成为我们牢不可破地信念!共和,是普天之下民众的选择,是世界的潮流。世界潮流浩浩荡荡,顺之者昌,逆之者亡。我孙文相信,我们这个中华民族啊,它一定会实现共和的!我坚信这一点。

lily in 政治,引语 on 六月 02 2009 » 0 comments